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8-1 局外人


8. 局外人 - 1


长沙,饭店。

餐桌的圆盘将几道新菜转至面前,吴映洁在鸡肉和牛肉中间纠结了一会儿,最后筷子夹起一个小番茄,心不在焉地送进嘴里。

时近五月,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终于谈妥在芒果台上星播出的事,吴映洁此行到长沙正是来录新一期的《快乐大本营》,准备为下个月节目播出造势。快本开场舞的排练安排在了明天,下了飞机,吴映洁没顾得上找何老师他们聚餐,在酒店收拾停当后就被经纪人叫来,参加一场几个芒果台制片人组的饭局。

接到这样的安排,吴映洁心里多少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自己一直不太适应酒桌文化,尤其娱乐圈攒局吃饭的社交路数,以前年纪小,经纪人借她是小姑娘单纯不懂事挡下许多应酬,现在阅历在长,没有了年龄做挡箭牌,开始理解有时迎合也是必要的事。

因为年中季的节目招标刚过,今天这场饭局来客众多,有和她一样的几位艺人,节目制片,有投资商,门户网站的记者,相熟的不相熟的,各自又找来圈里朋友,叫得出名字的圈内大佬还真有那么几位。大家寒暄过后落座,吴映洁深知这种场合自己道行极浅少说为宜,她又不会喝酒表现,来露下脸表示诚意,当个吃瓜听众就得了,所以除了笑呵呵和几个之前打过照面的人聊上几句,剩下的时间就老老实实坐在经纪人身旁,听桌对面一帮老江湖高谈阔论,娱乐圈百态,行情八卦,就在这席上推杯换盏间聊开了。

宴席吃到后半程,添的几道新菜少有人问津,众人话头一茬接一茬地侃,不知是谁提起最近日本国民级男星公布妻子二胎又被粉丝抵制的新闻,扯着扯着,就谈到了国内一众当红男明星恋爱结婚的话题。

吴映洁摇了摇杯中的橙汁,一些玩笑话她半懂不懂,跟大家一起笑一笑,间歇性认真在听,正是百无聊赖之际,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提醒。

低头打开屏幕,一则消息映入眼帘:

[有空帮个忙?打我电话,S在旁边。]


S?

看到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明艳的面庞。


上个月,《洋葱》台北巡演第一天。

距正式开演还有小半天时间,剧场后台来了位不速之客,安排工人架开好几排餐点礼物,点心饮料,丰盛料理,声势不大也不小,说是来给《洋葱》全剧组应援,发起方不是《洋葱》哪个主演的粉丝会,而是半个圈内人——S。

之所以说半个圈内人,缘于S自小就是台湾有名的千金名媛,年纪轻轻来头不小,老爸是台湾著名的经济公司掌门,对内地影视多有投资,加上本人身形容貌姣好,有意到娱乐圈闯荡,背后有资源扶持,最近在内地发展也算顺风顺水,渐渐有了点粉丝和名气,但总体看起来还是玩票性质。剧组里的人见这个美女有些眼熟,再问问台北当地的同事,对她的身份就了解了大概。

当下,S一身俏丽装扮,一副主办方的姿态指挥各个应援到位,笑容满面地向每位路过的人分发小食。后台工作人员毕竟大多和明星打过交道,对粉丝应援的架势早就见怪不怪,只是应援这东西,为明星的多见,为话剧应援还真是稀奇,何况来的人是个漂亮姑娘,总会有人好奇,接过S递来的饮料问是来给哪位演员的?她捂嘴笑一笑,耐心道自己是《洋葱》的忠实粉丝,和小白是好朋友,与鬼鬼又是台湾同乡,所以今天特地来慰问大家一下,再多问一句,便笑笑不说话了。

白敬亭走进剧场,看到的就是这般场面。

“白白,你来了~”

S抬起头,发现大门口的身影后一脸惊喜,立马跑过来,接着,就状似亲昵地挽起了男生的胳膊。

白敬亭扫了四周一眼,场内诸多路人正好奇地打量他和S,不远处另一人正闷头啜着S送的奶茶,看上去没什么反应。

他不动声色地从女生怀中抽出自己的手,忍住一丝怒气:“你怎么来了?”

S没有被白敬亭冷淡的反应挫败,扬起笑脸:“我来看看你们呐~”

吃瓜群众看两人这架势,心里猜出了一二,一个个都知趣地散了。

女生三言两语圆了过去,又在说些什么,白敬亭已没有心思去听。因为没戴眼镜,余光里只隐约感觉那人朝他俩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便默默跟随众人回了化妆间。


改版过后的《洋葱》口碑有了相当的进步,今日在台北的首演也顺利落下帷幕。

演出结束,S的应援可没结束。老爸和孟导是多年好友,她和孟导也以叔侄相称,从开场前待到了散场后,见后台兴致正高,提出既然到了台北,由她做东,请所有人去台北顶级夜店庆祝一把。

大家见有人请客,哪管什么由头自然乐呵呵答应下来,大队人马热热闹闹地朝目的地进发。白敬亭本想偷溜回酒店,架不住其他几个男生怂恿,不好坏了气氛,半推半搡中只得一路跟了过去。

夜台北,别有一番风致。

台北的夜店文化名声在外,声光流转,纸醉金迷,夜晚有大把热情和寂寞可挥霍,而这间顶级夜店低调质感和隐秘性都极好,实在是娱乐圈男女无聊消遣的好去处。S预定的包厢空间足够阔绰,众人进门后纷纷落座,三两人散坐在各处,熟悉路数的几个年轻人叫来酒保点单,张罗起一帮人到中央舞池跳舞。S作为今天招待的主人翁,一看就是在夜店吃得开的美女,自然受到热情邀请,她也不忸怩,接过邀请就下了舞池,大大方方地斗起舞来。

曲子播过几首,场子里气氛彻底热了起来,眼瞧着几位弟兄都被S比了下去,也不知哪个好事的想起了白天那一茬,喧闹之中朝卡座这边大嚷一声:“小白呢?小白来秀一下呗!”

白敬亭默默坐在角落里,正和女主W他们有一搭没一搭闲扯,听到喊话,连忙摇摇手推托:“不了不了。”

同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跨近几步要拉他起身:“走走走,和S比一比。”

他面露难色:“饶了我吧,我跳舞真不行。”

嚯,这话说的。

剧组里待得久了,谁不知道白Rap除了唱歌还有不屈的舞魂?加上有《洋葱》密集的舞蹈训练,如今白敬亭除了Dab,跳起街舞还真有几把刷子。

几个哥们儿平日逗贫惯了,这会儿哪会放过他:“关键时刻可甭认怂啊,来来来。”

舞池中央,S捏着裙角,也是一脸期待。

见白敬亭还没有起来的意思,S身边的男生吹了一记口哨:“小白!小白!小白!”

合着大伙都不怀好意地记得这回事,起初微弱的起哄声逐渐变成全场一起吆喝:

“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小白去呗,别拂了人家面子。”

一旁的女一号W跟着打趣道。

捱不住起哄声,白敬亭硬着头皮,站起身。

顿时,全场一阵欢呼。

大家眼见目的达到,心满意足地收了声音,正待好戏上演。娱乐圈嘛,这样的场面见得多了,俊男靓女,年纪正盛,灯红酒绿诱惑示好怎么可能一桩都没有?女方这么主动,来夜店互动一下,距离再进一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了。

白敬亭在周遭关注的目光中一步一步挪到S旁边,手还插在口袋里,心里委实是不情愿的。然而舞曲前奏渐进响起,见他没有动作,S也站在原地,有点羞怯又十分期待的样子偷瞄他。场外的哥们儿看舞池中央半天没什么反应,觉得扫兴,又嘘了一记口哨。

本来今天S的突然袭击已经够让人头疼,现下的处境更是进退两难,白敬亭哪里有跳舞的兴致,僵硬地伫立在原地,心情开始泛起些不悦来。

好巧不巧,恰在此时,手机响了。

白敬亭暗暗松了一口气,白了那兄弟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DJ见势,帮忙降下了音响的音量。

他掏出手机看一眼屏幕,反应了几秒钟,接起来。

电话似乎是他经纪人打来的,S看到白敬亭一脸严肃,估计碰到了什么要紧事,一直诺诺地应着:

“好、好,嗯,行,我知道了,现在就回去。”

不出所料,简单讲了几句后白敬亭放下电话,扭头便对她道:“我工作室出了一点状况,需要现在回去,实在不好意思。”

又朝在场一伙人打了声招呼:“各位,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白敬亭一脸歉意,“经纪人催得紧,大家吃好玩好,我先走一步。”

留意到S失望透顶的表情,他侧了侧身,依旧是不冷不淡的语气:“今天谢谢你的好意,日后有机会,我会回请你。”

众人见白敬亭姿态诚恳,工作上的事马虎不得,也不好继续难为人家,摆摆手,便由他去了。

白敬亭走回座位拿好外套,路过吴映洁的卡座,向里面的人微微颔首致意,略过S追上来的身影,最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聚会的小插曲很快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盖过去,包厢里恢复了之前的吵闹。S没了白敬亭作伴,瞧瞧场子里各玩各的陌生人,觉得扫兴,眼睛扫到边角卡座里的吴映洁,端起一杯酒,向她走去。

看S坐到自己身边,吴映洁不动声色地关掉通话界面,转过头来。

“鬼鬼姐,我该怎么办呀?”

S动作亲密地挨近吴映洁,一脸郁闷的神情。

其时吴映洁和S之前见过几次面,知道她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女生,天真气还在,资源强大,就是人气要想想办法,因为同乡,其他通告碰到吴映洁会好脾气同S聊几句或帮忙带带镜头,但真要说朋友,谈不上。

吴映洁目睹方才的一切,猜出了她话外之音,但还是顺着S的意思问出来:“什么怎么办?”

“就是小白呀!”S嘟起嘴,有些委屈,“我感觉他对我也有点意思的,就是这人,怎么这么不好接近。”

这半是嗔怪半是娇羞的埋怨让吴映洁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虚扶着水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哦。”

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S有点自讨没趣,闷声晃晃高脚杯里的红酒汁。

吴映洁见状,不好冷了场,于是开口安慰:“小白对女生一贯是那副样子,你不要介意。”

怕S会错意,酝酿片刻,又慎重地说:“你才刚出道,他也还算半个新人,炒CP或者谈恋爱,还是要谨慎一些。”

他和S今年有一部合作的新剧,前段时间,网上刚刚流出两人的绯闻通稿。

吴映洁平心静气地讲道理,S听罢,却是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鬼鬼姐,你居然这样想?”

小姑娘撇撇嘴,话看似不留心,但听来有阴阳怪气的意味:“你自己都那么多CP,热度当然不愁啦,还不准别人有CP哦?”

她立时有些噎住。

S继续兀自说着:“我呢原本也只打算和他炒炒绯闻,不过接触下来,感觉他这人,确实不错。”

小女生喜欢的心情藏不住,谈起心上人,两颊浮现出一抹红晕,像是又想到什么,倏忽又凑近了吴映洁:

“鬼鬼姐,你和小白真的没什么吧?”

被面前的人逼视着,瞧S不遮不掩的认真架势,莫名地,吴映洁对她竟心生出些羡慕来。

“没有。”

她怔忡片刻,迟疑着开口。

“呼~那我就放心了。”

听到这句保证S长舒一口气,拉开距离便放过了她。

吴映洁也舒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饮料抿了一口,这次像对自己保证一般,又喃喃念了一遍——

“没有。”


白敬亭工作室的状况最后处理得怎样不晓得,转天,她在台北也有自己的行程。

2018年2PM成员相继入伍,这次是NK携自己的新剧单独访台,《完全娱乐》特地请她当嘉宾,毕竟当年拍《我结》和在韩国出道时NK对自己有过帮助,吴映洁开开心心地把活揽了下来。彼时已在准备出国的事,比起之前的蹦豆子,她的英语顺畅不少,又因为在韩国培训一段过时间,整段采访和NK中文英语夹韩语再带上比划,说说笑笑,效果十分好。

自她在韩国出道已过去近两年,期间和NK交集很少,休工间隙,两人礼貌地聊起对方的近况。她说到自己最近在录明星大侦探,NK参加了韩版的节目,正好可以交流一番心得,又提起这次回台是为了话剧巡演,笑说要邀请他来看演出,掏出手机展示海报上的阵容。

“哦,是这个男生!”

看到白敬亭的面孔,对方一眼认了出来。

见她不解,NK友善地笑一笑:“我看过你们的节目,你和那个男生看起来,很般配。”

这句话NK是拿中文讲的,有点吃力,怕自己表述有误,问过翻译后回过头又向她确认了一遍,笑眼弯弯:“很有爱。”

吴映洁举着手机,说不出话来。

此刻无暇顾及摄像机是否拍到了自己的无措,也无力再去掩饰慌乱,突如其来一句玩笑话,直叫人猛然生出被洞悉的危机感。

……

大事不妙。

从何时起,她的心思已到了人人皆知的地步?



碎碎念

嗯/聪明的魄魄应该能猜到那通电话是谁打的解围/

欢迎尽情留言爱心/说出你的答案/

本来想让泽演出场的/结果一查/他要入伍了/


评论(12)
热度(420)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