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最终章 应答


最终章 - 应答


预告

▷ 这里是故事的终点/长篇幅预警

▷ 故事的开始

▷ 全文归档/后记


大幕升起 

灯光暗下

我只想把这首歌

唱给你听


正文

最终章 - 应答 - 1

 

2028年,芬兰。

据说检验一段关系能否和谐长久,出门旅趟游就知道了。别人家怎样吴映洁不清楚,反正自从和白敬亭在一起,恋爱结婚,但凡和他出门自己就没操心过。这次来芬兰也是一样,除了离家前帮忙收拾行李,她只管和两个小朋友天南地北地疯玩,剩下的吃住行就全包给他负责了。当然当家的这位办事也给力,提前租好了一台车,几天来载着他们四处游览,走走停停,都玩得很尽兴。

这天晚上,一家四口吃完大餐回到酒店,小鬼困得紧,一反常态洗完澡就乖乖到床上睡了,反而是小小白,白天电量没用完 ,一会儿要看动画一会儿要听故事,总之,不睡觉。

白敬亭趁吴映洁哄儿子的空档坐下来,打开手机处理些公事,耳朵一直注意着母子俩的动静。那边厢,吴映洁正扶额站在床前,无奈地看着还在床上蹦跶的小子:“快点哦,再不睡觉我真的要生气了。”

小小白注意到妈妈换了另一身漂亮裙子,嚷嚷着:“我不想睡嘛,你们是不是要背着我去约会?我也要去!”

“是的呢,不好意思,不可以。”

她倒是承认和拒绝得都很爽快。

小男孩倔劲儿一上来,加上发现老妈今天格外好说话,蹬鼻子上脸了。

“不带我去我就不睡!”

“那带你去你就睡了对不对?”

“对。”

“好,我带你去,现在睡觉。”

“……”

小小白目瞪口呆。

他居然被老妈套路了!

装作没听见,小小白还在两个小床间蹦来蹦去,眼瞧着另一边睡着的小鬼被他颠得睡不安妥,皱起鼻子就要哭起来,吴映洁一把按住他胳膊:“听到没有,不可以这么胡闹,再这样下去要罚站哦!”

“我不要!”

吴映洁闭目凝神数秒。

待平心静气,转身,使出杀手锏:

“老公,他欺负我。”

白敬亭接到这话,眼睛没离开手机头也没抬,幽幽开口:

“小白你过来,咱们爷儿俩聊聊。”

 

在一番平静而不失严厉的说教后,小小白在老爸的监督下,低着脑袋可怜巴巴地躺进被窝。

一双小鹿眼写满幽怨:“妈妈只和你约会,都不愿意陪我。”

“她是我老婆又不是你老婆,”白敬亭把他按在枕头上,拍拍被子,临走关上壁灯时又补了一刀:“有本事你长大也找个老婆约会去呀。”

说完,关上房门,只留一个扬长而去的潇洒背影。

Excuse me?

黑暗中,小小白小朋友的心脏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白敬亭从房间里出来,见吴映洁已等在门口,拿好了他要穿的外套。

“走吧。”

他揽过她肩膀,打开房门。

两人牵着手沿环山小径悠哉悠哉步下山,要去的酒吧在几条街外的地方,十年前他们曾经去过,没想到十年后还在,并且名气更大了。酒吧今晚有场民谣Live,前台提醒他们早点出发,满座后会进不去。等到门口,天还亮着,已经有客人陆陆续续走进店里。

开场前的间隙乐队在台上调着乐器,两人落座点好酒水,吴映洁好奇地打量着这里新的装潢,刚坐一会儿,就见白敬亭一声不吭从卡座里起身,走到舞台边和乐队的女歌手耳语几句,向她指指他们座位的方向,那位歌手听完,朝吴映洁坐的位置望了一眼,心领神会地笑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还比了个OK的手势。

不一会儿他走回座位,一脸神秘。

“你要干嘛?”

吴映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嘘——”

白敬亭嘴边挂着得意的笑,拉起她的手亲一口,示意演出马上要开始了。


舞台灯光亮起,刚才那位歌者迎着众人欢呼声走到台前,是位风韵光华的中年女士,一开口,声音低回婉转,很有韵味,开场白讲了几段笑话,立马把酒吧里的氛围调和得很热闹。

待掌声落尽,女歌手微笑道:“今天现场有一对从中国远道而来的新婚夫妇,听说他们十年前就来过这里,今天故地重游,先生希望借我们的舞台为新婚妻子点一首歌作为礼物。白先生、白太太,首先祝贺你们——”

她扬起手,向白敬亭和吴映洁的座位示意,观众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来,两人立刻汇聚了所有人的视线,酒吧里响起一片庆贺和口哨声。

吴映洁被全场喝彩搞得脑袋有点懵,躲在白敬亭怀里窘得抬不起头来,而白敬亭镇定自若地向大家挥挥手,对周围“新婚快乐”的祝福道了许多声谢谢。

趁着众人掌声稍微弱下来,她赶紧凑近他咬耳朵:

“哈喽? 新婚?我没听错吧?”

她觉得好笑又不可置信。

“听说这是他们酒吧不成文的规定,求婚或者新婚才能享受点歌特权,“白敬亭的笑自信中藏了一丝狡黠,“再说,咱们俩看着也像。”

吴映洁无奈地摇摇头,只好由他去了。

台上的女士笑着拉回人们的注意力:“白先生点的这首歌歌名很应景,不妨当做今晚我们演出的开场曲,它的名字,刚好就叫做We've only just begun(我们才刚刚开始)。”

“白先生、白太太,We've only just begun,这首祝歌,送给你们。”

舞台上,她颔首向乐队示意,正式开始。


灯光暗下,音乐响起。

一串笛音作为开场,钢琴流畅滑出音符,舞台中央的女人伴随乐队演奏吟唱着,醇美的声音,在酒吧上空低回环绕——

We've only just begun to live

White lace and promises

A kiss for luck and we're on our way

We've only begun

Before all the rising sun we fly,

So many roads to choose

We start our walking and learn to run.

And yes! We've just begun.

Sharing horizons that are new to us

Watching the signs along the way

Talking it over just the two of us

Working together day to day

Together.

And when the evening comes we smile

So much of life ahead

We'll find a place where there's room to grow

And yes! We've just begun.

一首1970年的老歌,现在听来依旧有历久弥新的动听旋律,年华缱绻,它用温柔歌颂,歌词里的爱意仿佛跨越时空千里万里,如约抵达爱人的眼底和眉梢。

一曲歌毕,意犹未尽。

吴映洁倚在白敬亭怀里,安静地听完了整首歌,等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跟着大家的掌声,和他一起向台上的人微笑致谢。

很快,下首歌前奏响起。

伴随悠扬的旋律,白敬亭低下头,眼底含笑注视着窝在臂弯里的人,学她家乡邻居惯常的叫法:

“白太,结婚七周年快乐。”

吴映洁心有灵犀般,绽开灿烂笑颜。

娱乐圈的爱情总是这么捉摸不定,说着海誓山盟永不分离的金童玉女也许过几年便分道扬镳,当年粉丝们觉得只是臆想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安安静静一起度过了小半生,即将迎来后半程。

七年一晃而过。像他说的,他们只是刚刚开始,未来不管有多少未知数,她都迫不及待去经历,有他在的日子,哪怕拌嘴吵架,她也全都不想错过。

酒吧里光晕昏黄朦胧,分分寸寸教人沉溺醉心,她笑意盈盈,一脚跌进他如水的目光中,也学他说话的语气:

“以后的日子,多指教多指教。”

话刚说完,唇边的笑意还未散去,便被笼上一层酒香。

在他的怀抱中,她微笑着,向他更贴近了一点。

回应这个吻,温柔而热切。

 



最终章 - 应答 - 2


散场时,屋外的天还微微亮着。

现在是芬兰的夏季,九十点天空都没有暗下的迹象,到了深夜时分,夜色还很浅淡。Live结束后客人们陆续离场,酒吧门口聚集了三五群留下喝酒谈天的人,白敬亭揽着吴映洁走出酒吧,一些客人认出他们,于是又收到好多声“新婚快乐”。他笑着应和几句,而她低着头,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两人谢过几位陌生人一道聚会的好意,道别后便打算直接回酒店休息,想到孩子们睡熟了没什么要操心,返程的路步伐并不着急,权当散步溜弯儿了。

牵起的手晃啊晃,他们慢悠悠地走,聊到彼此的工作,东扯一句西扯一句,让帮忙拿个主意,或者纯粹就是念叨给对方听。白敬亭讲起手头监制的片子,还有几笔小打小闹的投资,合作商搞得他有点心烦,再来就是最近接到了芒果台《明星小侦探》的邀约,明侦的衍生版,大概是明星和素人子女一起扮演小侦探的益智类节目,儿子嚷着想去怎么办?

吴映洁抚平他微皱的眉头,只道自己听他安排,怎样都好。最近家里也有几桩事,她说起爸妈结婚纪念日快到了,回北京后想请家人们一起庆祝,小鬼在幼儿园遇到了喜欢的小男孩,被表白后问她可不可以当别人的女朋友?

“哪个小子?”

白敬亭眼里闪过危险的讯号。

“嗯……就是一个混血小男生,蛮漂亮的。”

“漂亮又不能当饭吃,不准。”

他板起脸,冷哼了一声。

“你是吃醋了对不对?”

“……才没有。”

她默默翻个白眼。

配合今天的日子和场合吴映洁甚是认真地打扮了一番,还穿了高跟鞋出门,没想过自己住在半山回程都是上坡,这样挽着白敬亭的手走了一阵,为了跟上他的步伐,实在有点累人。

停下脚步,很委屈地抱怨:“你太高了。”

“那怎么办?”

“你背我嘛。”

她脱下鞋子,拎在手上。

“没多远就到了啊?”

路过的几位行人好奇地打量着两人,白敬亭刚要背起她,这大庭广众的,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吴映洁不依不饶,扮起小猫难得一见地撒起娇来:“白欧巴,你最好了。”

“别闹了。”

他努力维持表情。

“求求你了嘛~”

对方被萌得一口老血吐出来:“你你你,适可而止啊。”

耐不住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白敬亭认命地半蹲下来,吴映洁露出得逞的笑,轻轻跳上去。

这次是他委屈抱怨:“你该减肥了老婆。”

吴映洁对自己体重很有信心,搂紧了白敬亭脖子才不理他故意的招惹,白敬亭看她不招架,只能老老实实继续背着。她头抵在自己颈窝间,这样紧贴在一起,能清楚地听到她的心跳。

凉风吹过,痒痒的。

走了一会儿,背后传来她懒洋洋的声音:

“我一直没问你,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她补充道:“也不一定是喜欢,心动也行。”

“很久了,哪儿记得住啊。”

“我就要听啦。”

背上的人扑棱几下腿,以示抗议。

酝酿好一会儿,白敬亭只好开口承认:

“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


说起来,算是很俗套的一见钟情吧?

那天明星大侦探首期录制,当时他还是略显青涩的新人,工作人员离开的间隙独自等在采访间,手不自觉放在膝上来回搓着,有些局促不安。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敬亭迟疑一秒,起身前去开门,可没等手放上门把,大门哗啦一下就被人推开了。

门外那人正风风火火地往里闯,低头只顾整理胸前的麦,一面嚷着:“不好意思我手机落在这里了!”

没看路,结果一头撞进他的怀里。

女生揉揉脑袋,抬起头,看清了来人。

“你来啦!”

她唇角勾起的弧度极美,盛满了灿烂笑容。

白敬亭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风一样闯进来的女生。

显然,她知道他是谁,但两人此前从未来往,照他慢热的调性,对她客套寒暄都有些尴尬。而她不是照片上看到的洛丽塔装扮,也没有之后节目里金黄的发色和浓妆,素颜,柔亮的头发披在肩上,第一次和他见面竟自然得像见到一位老朋友,不带任何防备,不加任何掩饰,就这样绽放出真诚而明亮的笑脸,欢迎着他的到来。

白敬亭恍了一下神。

初来乍到,所有的不安和慌乱都随着这个笑,瞬间消弥无踪。

至此,她出现在他生命,闪亮登场。

 

那时候……

吴映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真的是很久了。

“你呢?”

换他问。

“也不能说喜欢,是有心动的一瞬间,”吴映洁认真思索了一番,“好像是录明侦足球那一期,我记得有这期对吧?开场前大家喝酒,我不太能喝,就向大家分着吃糖,你抬头对我说谢谢。”

白敬亭感到吃惊:“就这样?”

“就这样。”

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心动的。”

“你当时笑得很好看呐,特别特别好看,我对笑得好看的男生都很难招架。”

“你居然看上的不是我的才华?”白敬亭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肤浅,太肤浅了。”

“哈啊?那你想怎样?”

吴映洁理直气壮地还击:“知足吧你就,想我当年身边好看的帅哥那~么多,要不是脑壳坏掉,怎么会喜欢你?”

他连忙点头赔不是:“对对对,您说得对。”

“你是说我脑袋坏掉?”

还好她脑子转得快,眯起眼,语气危险。

“我可没这样讲,你自己说的。”

“喂!”

她捶一下他的肩,以示抗议。

白敬亭笑着止住吴映洁在背上胡闹,不逗她了,步子慢下来,努力回忆当年的情景:“欧冠那期……”

他思量了一阵,默默得出结论:“果然我喜欢你比较久。”

小声嘀咕当然被背后的人听到了。

吴映洁当即表示强烈不满:“哎!白先生你帮帮忙好不好?你那时候脾气又闷又硬,怼我逗我老是让我不痛快还那么害羞我靠近一点点就紧张的不得了,搞得我像个老阿姨不敢荼毒你这个纯良少年……你说我怎么喜欢你,你说,怎么喜欢?”

“用心,用心喜欢。”

“你少来!”

她简直要被气死了。

白敬亭讪讪地笑。

这样背着她又走了一段。

“诶媳妇儿。”

“嗯?”

“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

“我知道啊。”

“除了吃了顿饭去了趟酒吧,感觉没做什么事儿。”

“那还能做什么?”她不解。

白敬亭把吴映洁放下来,就着日月交替的光亮,一脸认真:“夜还长,能做很多事。”

吴映洁听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下一秒却板起脸,端正了表情,转身就走。

这突如其来的变脸把白敬亭唬得一愣一愣的,不由停在原地,反思刚才哪句话惹到了她。吴映洁向前走了好几步,回头,发现他还傻站在那儿。

“喂!”

她朝他大喊一声,捏着裙角,月光下一张羞红的脸,然后低头小声地埋怨:

“你怎么不跟上来?”


白敬亭明白过来,笑了,也懂了。

三步跨两步奔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肩,伸手帮忙拎起鞋子,她环着他的腰,相视一笑。

不远处,酒店楼外暖黄色的灯光渐渐出现在眼前。天色暗下,远山一豆灯火映照着芬兰的山川与河湾,两人慢慢前行的身影在这辽阔的天地间好似浩海一粟,衬在自然的图景中,化成了两个微小的点。

其实夜很短,人生却还长。这条路他和她相互依靠着,一步一步,一起向那片温暖的灯火深处走去。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是要结束了。

如若时间倒回2017年那个早春的夜晚,回到她在镜头前喊着爱他的瞬间,回到这之后彼此每一段静默隐忍的告白,回到他们相遇那一刻,没有人预料到,甚至不敢奢求是这样的结局:

他和她在一起,真的成为一件长长久久的事情。

关于无声告白的故事,大抵就是这样了。

总有个人让你相信,付出的真心不是浪费,一切努力都有回应,

所以天降大雨,他不顾一切来到你身边,

哪怕千山万水,他一定出现在你面前,

总有个人让你明白,等待终究有终点,遗憾也能变成圆满,

即使要绕过一圈,看了风景,最后还是回到同一个家——


愿你所有的无声告白,终有一天,会听到应答。



——全文完——

 


评论(67)
热度(1004)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