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鬼白短篇 | 这个生日就当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过的吧



这个生日就当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过的吧


▷ 生贺小甜饼



1. 所以你想我了吗?


下了飞机,吴映洁习惯性发消息报平安。

[在干嘛?]

她问。

过了几秒,聊天界面弹出来回复。

[在等你想我]

[ 。。。]

[ 。。。。。。]

[ 。。。。。。。。。]

斩钉截铁一串省略号。

[喂,好赖给点面子]

那边发来一个委屈脸,哭泣。

[老。梗。]

甩回去她的高傲脸表情包。

[可是你笑了]

吴映洁顿时大惊。

笑还挂在嘴角忘记藏起来,赶紧抬头侦查四周。

不在这儿啊。

[哪有]

她撇撇嘴。

[你又看不到]

[我猜得到]




2. 我们是真的好久不见了嘛。


白敬亭走进包间。

戴了眼镜,老远瞧见角落里坐着的人,正嘻嘻哈哈和旁边的鸥姐魏大勋说笑。一身酷黑装扮,鸭舌帽放在一边,扎起利落马尾。

低头瞅瞅自己的格子衫,额前耷拉下来几缕小卷毛。

完蛋。失策。

竟然不是情侣装。

那人倒是没在意这些细节,发现是他,眼睛一亮,开心地摇手招呼。

撒老师看见进来的人,转身便说:“来来来,动一动,让个位。”

“这不还有位儿吗?”

魏大勋刚犯嘀咕,抬眼看到来人,话不多说,乖乖起身。

撒老师、何老师、魏大勋自发向左平移一个单元,这大阵仗,让坐在原处的人羞红了脸。

视线交汇,都不好意思笑起来。


“好久不见。”

白敬亭坐定,故作镇静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

她声音甜甜。

火锅热气升腾,眼前覆上一层薄雾,依稀看见身旁的女生唇角翘起笑意,眼睛对上他的,害羞得立马闪躲到一边。

心里偷笑。

这人以前好像不这样啊?


“哟——”

见状,全场起哄。

这下子女生彻底无法招架了,一只手倚上他肩膀,头躲在他背后,满场注目中,让他一人迎接众人调笑。

“看什么看!”

何老师学起吆喝的架势,明明自己也笑呵呵。

“没见过人小两口打情骂俏啊?”




3. 这个生日就当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过的吧。


回到酒店已过十一点三刻,助理来交代了一下明天的录制安排,待人离开,拿起手机正想发消息,一通电话就打进来了。

“哈喽白白~”

电话那端的人明显酒足饭饱精神爽。

“还有肚子吃东西吗?”



白敬亭乘电梯来到21楼,顶层。

走廊尽头有些暗,环顾四周,没人啊?

一个小脑袋突然从拐角探头探脑冒出来:“嗨!~”

“我天吓死我了!”

捂胸口,夭寿了夭寿了。

吴映洁笑嘻嘻三步跨两步跑过来,自然而然要抓手腕,想了想,不对。

“要这样才行。”

十指紧扣,牵起他的手。

“跟我来吧。”



他跟在她身后,手被牢牢牵住。

她带他穿过长廊尽头的幽暗,又绕过楼梯间重重关卡。

懵然无觉间,城市夜晚的灯光已蜿蜿蜒蜒盘踞在脚下。


满城霓虹斑斓不知停息,微微映亮天与地的交际。近午夜,这座陌生的巨大的城市,用温暖的闪烁着的灯火,安静铺陈在眼前,拥抱他,欢迎他们的到来。

天台风凉,但手心温热。

她短暂松开手,跑去隔风的门板后,似乎要取什么东西。

“锵锵~~!”

再回来,一只手上捧着小蛋糕,另只手小心翼翼围好上面的蜡烛,夜风吹动,烛光摇曳。

明黄色的光亮一步步走近,映出一双笑意盈盈的眼。

“生日快乐!”


白敬亭几乎说不出话。

“你这都从哪搞出来的花样啊?”

吴映洁眨眨眼,笑而不语。

“我亲手做的蛋糕,大老远从台湾拿冰袋带过来噢,”她骄傲地努努嘴,“你不准嫌弃。”

要他接过蛋糕,腾出手盯着手机上的秒钟。

“快了快了,还有半分钟。”

“三——”

“二——”

“一——”

10月15日,00:00。

口袋里手机响起一连串震动,好友们守着凌晨送出祝福。

而她,正与他一道端起蛋糕,扬起笑脸。

“生日快乐!”

真真切切,近在眼前。



“寿星公,快许愿吧。”

白敬亭静静看她弯起手掌,小小的,努力护着烛光。

也不怕什么矫情了,双手合十,闭起眼睛,许了几个愿望。


又长了一岁。

让她不必再长大,就这么当个鬼灵精的小姑娘吧。

让他再靠近一点点。

这样就很好。


睁开眼,是依然殷切温暖的目光。


深呼吸,攒足气势——

“蛤啊?!!!”

伴随一声惊叫——

蜡烛先人一步,熄灭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吴映洁收起目瞪口呆的表情,赶忙摸摸口袋:“糟糕,打火机呢打火机呢?”

“小迷糊蛋。”

对面人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放蛋糕的地方黑漆漆找了一圈也没有,吴映洁跑回来,心存侥幸。

“你有带吗?”

白敬亭耸耸肩:“我又不抽烟。”

“那怎么办?”

她哭丧着脸。

他手指沾起一点奶油,尝尝滋味,笑了。

“行了,甭找了。”

奶油蹭在她鼻尖。

“已经知足了。”




4. 这个生日总算是我们一起过的啦。


白敬亭曾经一度十分郁闷。

七夕没在一起过,只能暗戳戳发张图片,OK。

中秋,下了戏和家里人视频,心想着要不安慰安慰不能一起过节的人,结果电话打过去,人家正热热闹闹地和朋友吃烤肉。

生日,赶上录明侦,和她一起,也成,但粉丝的应援后还有节目组庆祝,一整天算下来,应该没什么机会了。

……行吧。

这谈的算哪门子恋爱啊?



结果现在她说——

“你看,七夕,中秋,都没能和你一起过。”

怀里的人打了个喷嚏。

“好了,这个生日总算是我们一起过的啦。”


白敬亭不自然地皱皱鼻子,没答话。

他才没感动呢。

只埋怨道:“叫你不多穿点儿。”

把外套脱下给她,肩膀搂得更紧一些。

蛋糕也快吃完了。

再坐一小会儿就回去,就一小会儿。



过了一小会儿,又过了一小会儿。


“鬼。”

“嗯?”


“什么时候我们除夕也在一起过吧。”




——END——


后续:请戳《今夕何夕》


▷ 所有写的字目录任意门 / 请勿无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8 YANGBOHE.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36)
热度(637)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