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鬼白短篇 | Just Fall



Just Fall


「You can just fall into me. 」


SIDE A

Fall into you


选哪个号合适?

一米八几的个子,按理说要选大一码对吧。

可他偏瘦啊。

小一号的?

万一穿成紧身衣了怎么办?

举棋不定。

真是的,干嘛不标最简单的L码之类的,那样就清楚选哪件了啊。

等等。

旁边这件他穿起来应该也好看。


“您是要送给男友吗?”

导购小姐笑眯眯。

下意识要点头。

稍稍愣怔一秒,闪烁间便留意到小姑娘八卦暗藏的目光。

“啊,没有没有。”

不好意思地笑笑,哽了哽喉咙。

“买给……弟弟穿。”

“这样啊——”

诶?

她没说错呀。

被看出来了?

得,趁还没败露赶紧开溜吧。

可终究是一眼相中了这件衬衫,身子赖在架子前流连半天,不肯走。

导购小姐在旁察言观色,自然看出了端倪。

“要不您打个电话跟弟弟确认一下?我们尺码分得细,确实不太好选的。”

叹口气,就势拿出手机。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悄悄打电话问他助理,但算算时间那边应该开工了,万一正忙,为这点小事拨国际长途打搅,总归有些说不过去。

正忙着发愁呢,铃声响起。

意料之外,是他的号码。


“起床了没?”

心里白眼翻了个底儿朝天。

“拜托,我这边都下午了好不好?”

“哦,那吃了吗?”

“吃过啦。”

“吃的什么?”

“……白先生您有何贵干?“

费老劲儿打长途就为了问她午饭吃什么呀?

“也没什么。”

心领神会,笑了。

“我在逛街,你呢?这会儿不忙吗?”

他说今天要开工录节目的。

“还没开机,得了点儿空,就想着跟你打个电话。”

示意导购小姐暂时放下那几款成衣,挪几步,到安静角落。

“好难得,工作时间舍得想起我噢?”

只戏谑一下,索性腾出心情,认真聊起天来:“怎样,新西兰是不是很好玩?”

“是啊,特好玩。“

听起来的确愉悦得很。

“我记得你不是去过一回了吗?奶粉那次?”

“上回没转多少地方,不过这回来天气不错,风景也挺好,”他顿了顿,国际长途讯号些许不稳,声音像捎带了风,传到此岸,“值得再来一趟。”

“那……”

倚着沙发,语调不知不觉带着笑意更软下去:“下次也带我一起去嘛。”

痛快答应:“好嘞。”


电话那端嘈杂声渐响,隐隐听见他身旁工作人员小声提醒“时间到了”。

赶忙收起散漫:“好啦我不耽误你时间了,赶紧工作吧。”

“等一下等一下!”

互道了再见,挂电话前一秒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忘了问。

“嗯?”

“你衬衫穿几码的?”

跑到展架前向他报了一串数字,以及导购小姐推荐的两个号码。

沉默了几秒,想也知道他八成在望天纠结中。

最终给出答案:“那应该是小一号那个。”

“好的收到,那裤子呢?一样?”

“大一码的。”

这回万分果决。

“……诶?”

“我腿长。”




SIDE B

Fall into me


新西兰,皇后镇。

壮阔峡谷,百米高空。

同行嘉宾中恐高的女生早早认输投降,剩下几位男士奔着个24小时“勇者勋章”个个吊着脸色不肯认怂,上赶着就到了蹦极台。

心里琢磨怎么着也是跟贝爷冒险过的人,节目组早前来沟通那会儿脑海里净是自己风雨无畏的光辉形象了,蹦极算什么?恐高算什么?

头轻轻那么一点,答应了。

等绳索装备套上了身,千防万防,一不留神视线还是溜到了桥下——

苍了天了。

这还争什么勇者勋章?

保命要紧啊。


节目组户外综艺成名,瞅准了在场MC举目无亲精神涣散的崩溃状态,原本只是备选的亲友连线环节,顺理成章几乎全票通过。

已婚的远程秀秀恩爱,单身的打给父母表表决心,只除了他。

恋情刚刚曝光,舆论风海呼啸。

现场眼色来来往往按兵不动。

谁都知道他的电话最该打给谁,以及,意味着什么。


弯下身等造型师整理好衣服,Follow PD跟在一旁半是惶恐半是兴奋,措辞慎之又慎,静静听。

想起的却是窗口不断跳出的留言,和彼此凝重肃穆的神情。

官方表态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个人发声,终于无人能阻拦。

竟无法说出一个“不”字。

也不想抵抗。

策划出千百种方法否认或承认,没有哪种方式体面且两全。

从一开始就是不顾一切的共同决定,即使和全世界作对,她也不会是那个躲在身后需要靠他保护的软弱的人。

更何况。

仅仅是这一刻,想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而已。


“起床了没?”

唇角藏一丝笑,瞥见PD暗暗吃惊的表情。

“拜托,我这边都下午了好不好?”

其他几位MC没有走近,给足空间。

“哦,那吃了吗?”

一哥们儿捂嘴偷笑。

“吃过啦。”

“吃的什么?”

PD表情彻底垮掉。

没办法。

都说了不会有什么节目效果啊。

“……白先生您有何贵干?“

肯定有些纳闷了。

“也没什么。”

就是想你了。

“我在逛街,你呢?这会儿不忙吗?”

声音轻快,有一如既往的体恤滋味。

“还没开机,得了点儿空,就想着跟你打个电话。”

电话那端轻轻笑了起来:“好难得,工作时间舍得想起我噢?”

跟着笑一笑。

都没注意自己靠在了栏杆上。

“怎样,新西兰是不是很好玩?”

“是啊,特好玩。“

跟着听筒里传出的散漫语调,心跳一拍一拍,平缓下来。

周围空寂无人,只有峡谷深川,他凌空迎风。

“我记得你不是去过一回了吗?奶粉那次?”

以及她的声音。

“上回没转多少地方,不过这回来天气不错,风景也挺好。”

只是你不在。

要是你在就更好了。

“那……下次也带我一起去嘛。”

“好嘞。”



更凛冽的风就要来了,世事洪荒就要来了。

那些镜头前万众瞩目的豪言壮语,如果没有你在这里,便都没有意义。

于是不想大声喊出爱你,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这样珍重的心意,想要在相拥时,再一遍遍讲给你听。


即便此刻。

只有风知道。




——全文完——



▷ 所有写的字目录任意门

▷ BGM: Just Fall - Anthem Lights

▷ 请勿无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8 YANGBOHE.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56)
热度(846)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