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3 台北


3. 台北 - 1


鬼鬼打开家门看到来人,惊讶立时溢于言表。

“你你你、居然真的会来?!”

门口的男人无视她大惊小怪的样子,气定神闲走进屋:“刚好在台北还有半天假,就过来看看你。”

“大摇大摆穿成这样,不怕被拍到噢。”合上大门,回头看到他已经在找客人的拖鞋穿,跑去接过他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这是?”

“你助理说你这几天都宅在家里,我刚刚路过卖场就顺便买了点东西过来……怎么搞的,上个节目还能摔出来个脑震荡?”

“我不小心嘛。”她漫不经心地应付一句,忙着低头检查袋子里的食物,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还有一些新鲜食材,万分感动:“你怎么这么好,我这几天天天吃外送都快吃到吐诶。”

有段时间没联系,他单独来她家又是第一次,简短寒暄之后两人站在偌大的客厅竟面面相觑了几秒,她回过神来:“快坐,我去拿水。”

“那我要柠檬冰茶,加蜂蜜。”

他倒是没什么身为客人的自觉,背着手自顾自浏览起客厅里的摆件,等她在餐厅流水台边沏好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都还没问你医生怎么说,严重吗?都停工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好好休息几天,不要过度用脑。”

“不要用脑……”男生复述一遍,转过身:“这个医嘱要你遵守倒是蛮容易的。”

“喂!”

知她也是佯怒,他笑嘻嘻地继续翻看她摆在客厅里的CD架。

“想听什么就放就好了。”有人提醒道。

片刻,房间里响起熟悉的声音。

“怎么是放这张?”她有点不好意思,“我听自己唱歌感觉超奇怪的。”

“很好听。”

她感恩地笑一笑,把做好的冰茶端上茶几,又拿了一点他带来的小食,一起背靠沙发坐在地毯上。

男生脚踢到茶几脚吃剩的几袋空食盒:“这什么?”

鬼鬼定睛一瞧,嘿嘿嘿干笑几声:“这个~我说的这几天没出门,是真的没出门嘿嘿~”

他一脸嫌弃,却已经起身拿起袋子:“脏死了,我去帮你扔掉。”

等过了几分钟关上房门回来坐到茶几旁,他翻开桌上摊着的笔记和课本,问:“你在学英文哦?”

“所以,确定要出去了?”

“嗯,不过现在程度不太好,还要再准备一段时间。”

他一副为她忧愁的模样:“吴小姐,何止英文,你连我们国语成语都讲不好的啊。”

她不服气:“我已经进步很多了!”

见男生只是低头翻看手中书,没再继续问下去,吴映洁反倒奇怪:“你不问问我去哪里为什么什么时候走?”

他合上书本。

“好,那我问你,你打算去哪里,什么时候走?”

“……”吃瘪。

“我还以为你会不赞成。”

“为什么这样想?你不是很早就想出去看看了吗,这是好事。”

对方风轻云淡的样子反而让人有了一种被认同的安心,吴映洁光脚坐回沙发,喃喃:“是啊,想再出去看一看。”

以前总是奔忙,这次节目意外让她终于有机会喘息一下。呆在家里这几天,学学英文看看碟片,七想八想,前所未有的自在。

现在她28岁,综艺戏剧邀约不断,笑容挂在脸上,惶惑藏在心里,开始对即将到来的年纪开始慌张,少女的人设不可能吃一辈子,三十岁之后要怎么办?没戏拍,没歌唱,继续当综艺咖?

小女子当年哪会想这么多,一脚踏进娱乐圈,有歌唱,有戏拍,和朋友做节目吵吵闹闹就觉得开心。后来去韩国,发片的愿望也实现了,但如今台湾娱乐和音乐式微已是不争事实,她看得很明白。当年一起出道的女生很多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也有的开店或者继续当台综的通告咖,自己算是发展最瞩目的一个,怀着一颗想要安定的心却不敢轻易说出口,太清楚这个位子是多少人不甘心才放弃的,那个真命天子没出现前,最好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闯下去。

娱乐圈,没什么后台想吃这口饭,如果再没有野心,是活不下去的。

在沙发上躺下,抱着靠枕,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如果出国进修哪怕只一年,娱乐圈新人辈出一波又一波像她当年一样的美少女冒出来,竞争这么惨烈,一年过后谁会记得她是谁。

顾自好笑地摇了摇头。那又怎样呢?

慌慌张张四处赶通告和呆在家里没事干的日子,她又不是没经历过。

时间是自己的,是时候要为自己负责了。


抬头看一眼墙角的挂钟,下午快五点,肚子咕咕叫。

身旁人没管她发呆放空的样子,已经自己找来一本杂志在读,她伸出脚蹭一蹭他的背:“晚上还有事吗?留下吃晚饭。”

冰箱里有冻好的鸡子,加上他买来的蔬菜,吴映洁计划好菜单,打算开火做饭。

他要帮忙:“我可不能来探病结果让病号给我干活啊。”

“你坐着我来就好,“吴映洁哭笑不得,”我也不能让客人下厨嘛。“

他没再坚持,走进厨房帮她绑好发带,没头没脑一句:“准备去哪里?”

她愣了一下,明白过来问的之前没聊完的事:“应该是英国,费用和时间都说得过去。”

倚在门边的男人闻言,充满忧虑地感叹:“想不到,你一个小女生,自己一个人要在那边生活怎么办呐。”

“太小看我了吧,之前我去韩国不也挺过来了。”

她觉得好笑,停下正在切菜的刀不满地纠正:“再说我也不是小女生了。奇怪了,不光是你,以前到现在哪一个男友都当我是小孩。”

看他还在门口站着若有所思的模样,吴映洁把他推出厨房,只说顶多一小时就好。

“那我要饿死了!”

“我难得下厨,拜托不要这么罗里吧嗦好不好!”


上好菜,开饭。席间扯东扯西闲聊,大肆吐槽了一顿最近工作上碰上的奇葩人和事,吃完饭再一起收拾完,天已经很晚了。他第二天在台南有戏要拍,便没有多留。

男生穿好外套在玄关的软榻坐下,吴映洁跟着步到门口,双手撑在鞋柜边,等他换好球鞋。


“吴庚霖——”

短暂沉默间,她突然很少见地念出他本名。

面前的男生停下手上的动作。


“你说我三十岁嫁不出去就娶我……是不是真的?”



3. 台北 - 2


“吴庚霖,”唇瓣轻颤几秒,她没发觉自己因为紧张攥紧了靠在柜门边的手。

“你说我三十岁嫁不出去就娶我,是不是真的?”

时间陷入静止。CD机的歌单适时地到了底,声音幽幽转转停下来,也在等他的答案。

他没有抬头。


系鞋带的姿势还停在原地,他没有抬头,却猜得出此刻她是怎样的表情。

世上存在这样一种暧昧关系。

他们人前说尽情话,做尽甜蜜事,恋情呼之欲出,却从来不会众望所归。

因为他们没有相爱。

太熟悉又太懂对方,看透又全然接受彼此可爱与讨厌的所有面目,所以开的玩笑都不怕越界,所以才会一不小心跳过心动,直接跨入了惺惺相惜的阶段。

他和她都清楚,这段关系中两个人即便安心又自在,但如果没有最原始的那份心动,就不算爱。


炎亚纶在对面的注目中不紧不慢系好鞋带,然后站起身,一如既往散漫地抬手,抚平女生不自觉紧皱的眉头,再顺便揉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只这么一个小小举动,目光交接,默默间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吴映洁如释重负般,终于展颜笑了起来。


“啪嗒、啪嗒、啪嗒——”

豆大的雨珠渐次拍打在玻璃窗上,鼓点一样越敲越急,打破屋子里的安静。

四月的台北,天公像喜怒不定的小孩子,整个城市突然下起大雨。




评论(25)
热度(531)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