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4-2 绯闻


4. 绯闻 - 2


发微信?他会不会漏看。

短讯?很没诚意诶。

打电话?我说什么啊我。

吴映洁瘫倒在床,手里举着手机,哭唧唧。

“小白对不起哦,别的男人到我家,结果让你背黑锅。”

“我和炎亚纶我们什么事情都没干真的。”

翻身起床。

“呸呸呸,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解释那么多干嘛!”

还是打电话直接说比较好。

不对,我好像没他号码。

没存就不打了,嗯。

吴映洁往下划着通讯录的界面,手指停在那个名字上。

积攒了一天的情绪终于有地方发泄:

“你你你!干嘛要姓白!名字这么靠前!很骄傲吗!!!”



北京。

白敬亭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

打开屏幕,消息中心堆了几十条未读消息,员工的进展汇报、微信群采访、微博提醒,他懒得细看,划到底部就要点击“全部忽略”时,一条最新的短消息摘要跃入眼帘:

「现在方便讲电话吗?」

左上角发件人一个白色小幽灵的标志,估计她哪时玩他手机设置的。

睡得头昏脑胀,白敬亭勉力坐起身,点开头像直拨过去。

今天一整日处在风口浪尖的两人,八卦里刚被拍到昨晚台北甜蜜约会的两人,终于有了自那晚收官庆典以来第一次对话。


“……喂?”她似乎没料到他会直接打来。

“喂。”

“嗨!白——白。”许久不见,这个称呼她也生疏了。

海峡两岸,短暂沉默。

“我看到你的声明了,谢谢你帮我……澄清。”

帮我挡枪,他其实想说。

“不不不!是我要向你道歉,”她急忙打断,“平白无故让你惹上这样的新闻,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不用道歉,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再说你也帮我解释得很清楚了,微博那个回应,你讲得很得体的。”

“我也只是想把话说明白,本来就不是你啊。”

白敬亭顿了顿,没接这个话茬。

只道:“工作室的人也说了,这次你主动替我站出来帮了他们大忙,”他语气不疾不徐,“总之不用太在意,这个事儿过几天舆论就下去了。”

听到自己的安慰,电话另一端女生似乎有放松下来的笑容,知道客气的话不用再讲,于是换了话题:“好~那我们不说这事,对了,你来台湾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我刚好休假诶,本来可以好好招待你一下的。”

“没办法,行程紧,下次吧。”

他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还没问。

“你头没事儿吧?”

愣头愣脑一句话,让对方也反应了半天。

她笑嘻嘻:“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所以那个,亚纶……咳嗯所以炎亚纶就是来探探病,而已。”

“那就好。”

这话怎么听上去模棱两可的?

吴映洁皱起眉头,他是说她头没事就好,还是她和炎亚纶“没事”就好?

“你一下飞机就得应付这档事,一定很辛苦。”

“还好,跟经纪人那边交代过就回家休息了。”

话刚说完,嗓子突然一阵发痒,没忍住咳出了声。

几声低咳没逃过女生的耳朵,她立马紧张起来:“你生病了?”

“昨天淋了点雨,有点着凉。”

“真是的,你多大了还不记得要看预报带伞,也不知道叫助理帮忙送,你淋雨耍帅是不是,“吴映洁数落之外又添了几分愧疚,”算了我不吵你了你好好休息。感冒的话要记得吃药,多穿件外套,北京最近温差是不是挺大的?又那么干燥,要是发烧就去看医生,嗓子痛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输液……算了算了,我好像啰嗦太多又吵到你了,你赶快休息。”

“看过了。”

白敬亭拿着手机躺回被窝,静静听完电话那端她絮絮叨叨的叮嘱,没发觉自己回话竟然多了一丝委屈和撒娇的意味。

“嗯?”

“我发烧,看过医生了。”

“啊……”

他生病还要处理自己惹出的麻烦事,道歉已讲过很多遍,也不知该再说什么好。

“不用担心,我睡一觉就成,”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那……晚安?”

“晚安。”


放下电话,白敬亭钻回被窝,想象电话那端她万分愧疚又小心翼翼的表情,竟然觉得可爱。躲被子里痴痴笑了一阵,闷得久了又一阵咳,赶紧探出头。

兴许是发烧,脸泛得潮红。

回想刚刚电话里久违的女声和那句清甜的“晚安”,昨天没拨出的电话和没见到的人,好像……也没那么失落了。


狗仔一路跟拍,怎么可能把他搞错。

要不是被大雨困在楼中太久还没带伞,活动结束就回酒店,又怎么可能会淋雨。

她神经大条成这样儿,真的可以说非常笨蛋了。



碎碎念

1. 第一节就提到白说过段时间会到台湾;

2. 关于她的住址,助理小PO欲言又止的表情;

3. 关于白为什么都进楼了也没有敲门进去……YYL有一个从鬼家出来开门倒垃圾的动作;

4. 狗仔偷拍,但YYL在他前面进去,所以恰好没被拍到;

5. 还有就是讲话的方式,前老板是台湾人,很多用词真的是跟大陆不一样的,比如鼠标讲滑鼠,市场营销讲行销,文档讲档案,BTW台湾男人讲话真的很容易就有很软糯啊很宠溺的感觉TAT……所以上一节那个男人超市讲的是“卖场”,汉语讲的是“国语”,不可能是京腔BOY;

6. 鬼纶以为不会被拍到,下着大雨所以鬼鬼把他送出门,雨伞挡住一部分身形所以狗仔更可能搞错;

7. 白的助理报信有狗仔在外面盯拍所以不敢贸然出去,他去找她是私事,所以工作室其他人不知道,新闻出来以为老板真的去追妹子了;

肯定还是有Bug,但希望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至于白在人两个人在屋里吃饭的时候干什么……可能就……看到炎亚纶从她家出来以为他俩有一腿,晴天霹雳,下着雨不好出去只能坐楼道里刷手机哭唧唧吧233333~

下一节 我们相爱吧



评论(32)
热度(526)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