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5-1 我们相爱吧


5. 我们相爱吧 - 1


那通电话过后,再见面已是七月盛夏。

荔枝台的《我们相爱吧》播出过两期,节目组原本看好力捧的一对新人CP热度却欠奉,不知是两个人放不开还是实在没有火花,总之播出后反响平平,从相识拍到如今的温居篇,今天请来鬼鬼和白敬亭当嘉宾。


这天吴映洁起了个大早,带着助理一行人早早抵达游乐园拍摄现场,外景器材已陆续到位,和导演组打过招呼,便被领到树荫下的凉棚整理造型去了。

工作人员递来今天的台本大纲,翻开仔细瞧了瞧,大概是上午新人CP、白敬亭和她四人先在游乐场碰面,趁着早上气温凉爽还没日上杆头玩过一圈,之后一道回新家接着室内拍摄,行程满满当当。

“鬼鬼姐~”

道具在讲解设置的环节,CP女主、新人M甫一到现场,赶紧过来和她问好。

毕竟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小女生的稚气还在,大家客客气气地打过招呼,前辈面前也不敢多造次,M说声等会见就去找导演去了。

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跑走的背影,她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彼时台北偷拍事件余温未消,八卦论坛头版至今挂着好几幢高楼贴,技术粉细节粉从拍摄角度、外形区别开八,提出照片里那个人不像白敬亭,更可能是炎亚纶,粉丝和路人详细分析那天和鬼鬼在一起的究竟是谁,鬼纶鬼白各站一边,理性讨论倒是相当热闹。

另一面,本来事件前吴映洁和白敬亭大众知名度还算有限,连着两天头条一下子让诸多吃瓜群众知道了这俩人。事后她率先站出来,态度大方解释又诚恳得体,加上粉丝积极安利,除了鬼白又牵出来鬼纶的CP,两个人热度上去了,机会自然相应更多了起来。至于今天这档节目,据说白敬亭和男星N交情不浅,她和M却不是很熟,节目组安排他们作为MN各自的哥们儿闺蜜出场,攒话题冲收视的用意很明显了。

等开机等得有些无聊,起了个大早人还没睡醒,鬼鬼伸个懒腰打起精神,和节目组一群小女生在工作棚下谈天,好让自己尽快调整到兴奋状态。凭她天生的耍宝功力,不一会儿,就把棚里一群女生的气氛调动得欢乐非常。

笑笑闹闹不知几时,人群外突然有女生一脸兴奋地跑过来,压低声音往这边传话:“小白来了小白来了!”

节目组里他的粉丝还挺多,听到消息赶紧一溜烟小跑去见偶像,吴映洁远目望去,入园口那里人群一阵骚动,正随着他的出现越聚越多。

白敬亭来了。

虽说和他许久不见,吴映洁倒并不觉得陌生。这几个月,他的名字出现在她的画报拍摄、综艺上、采访中,简直如影随形,她一遍遍解释,反而像在欲盖弥彰,解释到最后,索性不再说什么了。艺人嘛,就要有娱乐大众的自觉,观者开心就好。

吴映洁顾自想着,再抬起头才发现远处白敬亭已和现场导演打完招呼,朝她这个方向走来。

他身边围着的工作人员本来就多,加上附近等候许久的粉丝,远远望去,人潮簇拥中的他大有带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朝这边进攻的气势。反观自己只有零丁两个助手在身后,没了方才一群女生打掩护,吴映洁形单形只地站在原地,油然生出一种悲壮感——

这场景好像……好像植物大战僵尸啊,他就是她要打的怪。

只不过这个怪今天穿了一件立领平口的棉麻白衬衫,搭黑色休闲裤,一身利落遥遥走来,是很帅气的怪。


“鬼,好久不见。”

吴映洁稍稍侧过身,假装没察觉白敬亭的靠近,直到听到近在耳边的这句话,才恍然大悟般抬起头来。

“嗨!~白白~好久不见!”

她扬起灿烂的笑,目光撞上他一双看不出异色的眼眸,接着,搞不清两个人到底谁起的头,随着她转身抬头的动作,下一秒就落入了他的怀中。

吴映洁踮起脚,手象征性地拍拍他的背,余光里周围瞬间一大片举起的手机,他和她,如今到了一个拥抱都被放大的地步。

她笑得有点僵,安慰自己好友打招呼拥个抱而已,他们很坦荡的。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鬼白偷拍事件之后第一次同框发糖,《我们相爱吧》,游乐园场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见了面就拥抱,四舍五入就是公开约会了行不行?



白敬亭方才见到好友N,男生间随性地击掌拥抱,和N上次合作后好久没碰面,寒暄过一阵装作不经意地打量着四周,终于搜索到不远处那人的身影。

她今天穿了一字肩的浅蓝色条纹衬衫裙,头发染回深发色,丸子头,俏皮清新的妆,无疑人群中一抹亮色。

一步步走向那个娇俏的身影,一点点正和那张剪影卡对上了号。

数月前,荔枝台总部。

会议桌对面,导演组递来一堆照片:“小白,这几张照片上的女生,只看侧影,你看看有没有心仪的合作对象?”

适逢《我们相爱吧》筹备期广撒网找嘉宾,由于白敬亭在《我们战斗吧》表现颇为亮眼,加上他注孤生属性加持,跟女嘉宾搭档肯定看点重重火花多多,被导演组一致评为本季嘉宾首选,于是提前找好几位潜在女嘉宾,今天白敬亭来谈未来几档节目的合作,也是想顺便探探他的意思,荧幕情侣嘛,眼缘还是很重要的。

白敬亭视线略略扫过面前摊开的一排照片,坑爹的,把人姑娘正脸涂黑只剩侧影,他认人看脸,这还怎么选?

不好拂了几位导演前辈面子,白敬亭静下心再看一遍,前几张辨认不明,能看出都是女的,到了最后一张,一眼认了出来。

谢天谢地,是女巫鬼。

“这个,”白敬亭看样子思索了片刻,不露声色地抽出那张照片,“这位是?”

“啊——”待导演们看清了他指的照片,顿时一个个面露难色。

“如果是这位艺人,会比较难办呐……”

现下,一身明亮光彩的她就近在眼前,不自然尽收眼底,白敬亭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不住发笑,脑海里比照着剪影卡上那个鬼马精灵的小女巫,他猜得透这人在想什么,不过大家既然要坦荡,那就坦荡到底吧。

“最近过的好吗?”

大批群众围观,他问得倒是轻松。

“蛮好的蛮好的。”

吴映洁嘴上应着,心里居然打起了退堂鼓。才刚刚与他正面接招,看自己今天的状态,她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了。

所幸此时统筹跑来通知两人节目即将开录,请他们从游乐场两个方向分开入场,吴映洁收拾好心情,抖擞精神,终于进入了工作状态。


鬼鬼和白敬亭作为M和N的“爱情助攻”登场,名曰两位“爱情助攻”,实际上整个上午鬼鬼左右照顾,凭一己之力就把四人的场子盘得很活。镜头前她一脸投入地教N怎么靠近M,两人被逗得捧腹大笑,白敬亭只有站一边无语望天的份儿了。

几个设好的站点玩过一圈,正午将近,游乐场围观的游客也越来越多,接下来准备拍一组离场的镜头。M和N走在前,经过上午鬼鬼一番调教,距离似乎靠近不少。她和他并肩跟在后面,虽说是以男女方各自朋友的身份参加,这样两两走在一起,很有点double date的意思了。

吴映洁买了一支冰淇淋,嘴巴终于有歇一歇的空档。看男生静静走在旁边,一上午话都说得不多(损她倒是不遗余力,哼)。

镜头还在跟拍,肯定得说点什么。

她咬了一口冰淇淋,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感叹:“游乐场的意义呢,除了小朋友,就是为了表现女孩子的可爱和男孩子的体贴可靠,还有提供skinship机会而存在的,不然玩来玩去就那几个项目,这么无聊谁要玩呐。”

他点头称是:“您说的在理。”

“那你之前有和其他女生来过吗?”

白敬亭想了想,不自在地摸摸鼻子,八成后期八成要回放他另一个节目里的表现作对比了。

“那人家女生觉得玩得开心吗?”

看他的表情,上次表现肯定也很一言难尽。

“切,”吴映洁白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今天鬼老师在这里现场教学,你都没有用心学习实践一下啊?”

“学到了,学到了很多。”

“那你讲,学到什么?”

“学到了……走路要看路。”

说话间白敬亭一把将只顾着跟自己讲话的人拉近身侧,好险不险地避开了她即将撞上的广播柱。


Follow PD看着他们互怼拌嘴又有点甜的小互动,再瞧瞧走在前面的M和N,不由感叹CP感这种东西,硬坳真是拗不出来的。即便是对手台炒出来的CP,这糖吃的也是心甘情愿。

他摇头叹息,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鬼白早在年初的官咖票选就当选了最期待情侣组合一位,要不是鬼鬼参加过世界版我结,看看这俩人的化学反应,节目组怎么也要把他俩凑成一对的。


“啊呀!“刚刚白敬亭拉她躲过撞杆的危险,吴映洁还没顾上感谢便低头惊叫了一声。

他也很紧张:“碰到你了?”

吴映洁举着冰淇淋,摇了摇头,万分遗憾的神情:“冰淇淋蹭掉了。“

奶油粘在了贴身话筒上,见两边的工作人员不便入镜帮忙,想起挎包里带了纸巾,赶快将吃到一半的冰淇淋塞到他手里。

“帮我拿一下谢谢。”

多说已无用,白敬亭举着她的甜筒,只好老老实实等在原地,目光也跟随她的动作从头顶一路向下。

奶油落在她领口的位置,她今天只画了淡妆,睫毛密密长长的,几缕碎发挡在额前。她好像又瘦了一点,肩膀更显得纤细,接下来,是锁骨。

视线停留几秒,火速移开。

此刻女生正专心致志地擦拭话筒,感觉谁亦专心地注视着自己,默然间蓦地抬起头,一双懵懂澄明的眸子,不偏不倚,恰好对上他的目光。


冰淇淋,彻底融掉了。


评论(10)
热度(566)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