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无声告白 | 5-2 我们相爱吧


5. 我们相爱吧 - 2


上午拍完游乐场,午饭温居的场景则要转阵到M和N“爱的小窝”。

趁着转场M和N被导演叫去讨论其他的事情,客厅里,道具组因为要挪家具为下午的环节做准备,很不好意思地请鬼鬼和白敬亭先到卧室临时改造的休息室休息。

门外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声音喧哗,白敬亭见她有些困乏的样子,走过去把门合上大半,只留一道缝隙。

卧室里蓦地清净许多。吴映洁脱掉鞋子倚在小沙发的一角,目睹了这个贴心举动,看他也坐回来瘫在沙发的另一端。即便如此,距离还是近得诡异。

“最近在忙什么?”

两个人都没手机可玩,她索性打破沉默。

“拍一个古装剧,天天在横店耗着。”

“古装剧啊,”她饶有兴致地坐起身,“头套带得还习惯么?”

“唉你就甭取笑我了,”他苦哈哈地抱怨,”再好的头套也得成瓶的药水天天往头上浇,愁死了。”

看他愁苦的样子,吴映洁忍不住再逗一逗他。

“哪里取笑你了,我也替你发愁嘛,“说是发愁,吴映洁脸上分明笑嘻嘻,说话间手很自然地抚上他的鬓角。

“wuli小白,这么年轻就要担心自己的发际线啦~“

对方明显因为如此亲近的动作僵住了几分。

她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才发觉这个动作发生在当下,发生在他们之间,确实过于暧昧了。

给自己打圆场:“你不是说过挺担心自己几岁脱发的吗。”

白敬亭记不太清楚了,这话他什么时候说过?

“所以下了戏一定赶快卸掉,开始几个月你还感觉不到,后面带得越久就知道它的威力了。”

“我也听同组的前辈说过,好像用哪味中药能预防来着?”

他配合她聊天,似乎没把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

“何首乌。”

“何首乌。”

异口同声讲出这个词,两人默而不宣,咯咯笑起来。

“那你呢,”这次换他问道,“最近在忙什么?”

“一堆七七八八的杂事,有几部戏,还没有谈好。”

“是不是压力挺大的?我看你瘦了不少。”

她豁达地笑一笑:“有个话剧说我要再瘦一点,是我喜欢的剧本,减肥也是应该的。”

“那就好,别是你最近太累,身体出了状况。”

他靠在椅背上,与她相对而坐,这样聊着天倒也轻松自在。

“我觉得你才需要被担心吧,第一部古装剧,又在大夏天,拍久了肯定吃不消,总之一定要注意休息。”

吴映洁拢了拢头发,又说:“反正我是已经决定,等录完大侦探下一季,就去休息一段时间。“

他沉吟片刻。

”……去结婚?“

白敬亭提起那个传闻。


四月那次八卦头条的热度,随着吴映洁的出面和白敬亭的声明暂告一段落。然而这次绯闻除了让鬼白热度创新高,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也重新带火了鬼纶cp,只因吴映洁在记者会当面澄清:白敬亭工作之余也有关心过她的伤势,是她非常欣赏的朋友;但那晚去看望她的,是炎亚纶。

另一边炎亚纶也义气地站出来解释,笑称不过作为好朋友去探病,没料到娱记搞了个大乌龙。“鬼纶”有近十年牢固基础,加上她与炎亚纶友情互动向来光明正大,他们说那晚没发生什么,那就是真的没什么,这套说辞,大部分人是认帐的。

粉丝一路看他俩走过来,友谊或爱情,几乎无论怎样都是可接受的结局,然而这次事件有两位正主盖章,必定又重新燃起热情。粉丝们翻出他们的三十岁之约,民视和芒果台借势将霹雳MIT怀旧重播,恋情和“在一起”的呼声越炒越盛,甚至到了集体发帖“别等三十岁了现在就在一起吧”的地步。

直到最近,有“知情人士”爆料两人因为偷拍事件和粉丝的呼声开始重新审视彼此的关系,最终确认了心意,并且计划明年成婚。尽管消息马上被当事人否认,但这几天网络上鬼纶的热度,无疑一时高过鬼白许多。

白敬亭偷偷看过那期访谈。

节目里他们那么亲昵自然地接触,她说27岁结婚,原来要去冰岛,现在想去芬兰,他们许下30岁的约定,她说你还有三年时间。CP粉多了一份粉红可以吃,而他只想要知道,这么有话题点的动作,到底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她真的这样想。

芬兰,芬兰。

他默念道。

还有不到三年。


故事回到“爱的小窝”。

吴映洁乍一听此话,还以为白敬亭开她玩笑,可仔细看他又是认真的神色。

“拜托——”她拉长了尾音,话里带了一点嗔怪,“我知道自己年纪不小了,可是也没那么恨嫁啦!”

她大剌剌地圆过去,却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还有什么话想要挣脱束缚脱口而出,不巧此时助理敲门进来,提醒他们要开始录制了。

白敬亭站起身,望着吴映洁先一步离开的背影,眉尖不觉微蹙,不知是对她逃避的态度,还是在对自己的畏手畏脚感到不满。

只是或许他还需要再花上很长时间才能明白一个道理。

错误的问题,永远不会得到正确答案。



温居从MN为两位客人准备温居宴开始,一直录到了下午五点,道具组准备了好几组男女生联谊用的道具,最后一个环节,是四个人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叠叠乐,鬼鬼一面吐槽大喊“这梗也太老了吧!”,一面使尽浑身解数让积木塔轮到M和N时倒下,看他们被迫各种skinship相互爆猛料,玩得不亦乐乎。

奈何风水轮流转,游戏玩到最后一盘,MN这次“夫妇”联手,意外好运地一路通关,反观白敬亭,下午的表现不能说不配合,只是很难说得上在状态。这回轮到他抽出底部岌岌可危的一块积木,果不其然,“哗啦——”一声,积木塔倒了。

“快抽快抽,你今天还没输过呢。”一旁女生怂恿道。

白敬亭长手在一堆积木块里拨了拨,随便挑出一块拿起细看,顿时两眼一抹黑:

“选择在场任意一位异性表现一个撩妹技巧”

仰天长叹:“苍了天了,不是吧!”

吴映洁扒着他的手臂凑近一看,旋即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居然又抽中!”

“在场任意一位异性”,此时此刻,也只有她了。

客厅对面一排摄像机早就对准了机位严阵以待,白敬亭万般无奈地望向吴映洁,露出无助又无力的神情。

吴映洁见状,果断揽下担子:“好了好了,一年过去你还是没长进,我代替他好了。”

说完便利落地脱下拖鞋跳上沙发,站在与他平视的高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正式开始前还不忘转身教学:

“M你看好哦,不管撩妹还是撩弟,一定要真诚,要深情,要干脆利落,我这一招百试不爽。”

她转身双手轻轻捧起他的脸。

“就像很久之前我撩这个小伙子一样。”

“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发烧?脸怎么这么红?还是你看到我觉得有点害羞呢?”

吴映洁乐在兴头,没去想这样站在沙发上与他四目相对,距离比上次还更近一步,也没来得及留意男生已不像上次那般害羞无措地回话,他只是定定立在那儿,静默地仰望她,任她捧着自己的脸为非作歹。

“看着我,白白,我们来磨个鼻子吧!”

说完这话,吴映洁左摇右摆作势扑上去要亲,其实即刻便打算移开手,再说一句“好啦刚刚只是和他开玩笑的……”


孰料——

站在面前的男人稍一使力,拖着她手肘的双手立时止住了她正欲离开的身体,不显山不露水的动作,表面上是她捧着他的脸颊,实则瞬间将她控制在了自己的主场。

白敬亭笑了,不顾自己已然通红的耳朵。

下一瞬——

“好啊。”


随着他薄唇轻声吐出的两个音节,收音话筒抖三抖,全场连同她,一并陷入了凝滞。

被他锁在怀中的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碎碎念

白默默关注鬼的时候,鬼其实也有默默关注着他试着去了解他,这个细节白没有发现,希望你可以找到嘿嘿嘿/

攒了一周,情节越写越细,总之是加了很多催化剂的一节/

请期待后续~~ヽ( ̄▽ ̄)ノ


评论(41)
热度(577)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