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薄荷

* 所有内容请勿上升 / 请勿无授权转载
* 不打招呼的转载即日起会拉黑,多谢理解

写字慢。很慢。非常慢。想酿美酒,可葡萄才刚摘下来。
希望有天还能一起喝一杯哈(〃'▽'〃)。

谢谢你赠我真欢喜——1个致谢

下决心没交新作文之前绝不可再厚脸皮地转载旧文回评强行冒泡(沉溺过去的人不会取得新进步),可是,今天实在有点开心了ಠᴗಠ!

舞鱼老师估计没想到,在得知有文评前我也悄悄因为她写了一点感想,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可现在情况不一样,我十分想要把这份心情广而告之。


被一位默默喜欢很久的作者关注了,对于写作的见解常常有共鸣,读其关于同人创作的看法,也是另一种对自己的自省和鞭策。

非常开心,先是回关了私人号,结果刚又看到一个熟悉的文号出现在列表里,惊喜之余像是默默给我一个线索,只言片语推测应该是她,也难得冒昧去打扰人家问候,其实就是——强行搭讪。

不行,要淡定,是有一点点开心。

关注并不一定意味着...

鬼白短篇 | 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


“以后也一起过吧。”



01.

今年春节的确如吴映洁在采访中所说,要和朋友一起出国旅游过年。

不过,答案里有个细节她没如实交代。

这个朋友,是男朋友。


02.

飞机抵达小松机场时至深夜,过闸机入境,吴映洁远远瞧见接机口朝这边挥手的女生。

老友旅日多年,此前来玩常由她招待,很久未见,刚一碰面就送了个大大的拥抱,留意到吴映洁身后随之走来一对中年夫妇模样的人,正微笑看她俩亲亲密密问候,赶紧道一声叔叔阿姨好。

知道她这回来有长辈同行,接驳车早早到位,问好寒暄,一切妥帖。搬行李上车的间隙,朋友身为少数知情人士之一,逮到机会免不了调戏她一把。

“进展...

时光盗不走的爱人---------------评《闰年》

首页诸君,新春快乐!


非常非常感谢本白的长评,感谢来得很迟,但不能让它再晚一秒了。

因为没更新最近愧于露面神隐中,一段时间没来,才知道后来还有一些鼓励我没看到,当然,以及这么美好的文评。

想要说很多话,常常需要酝酿很久让它显得不那么语无伦次,想要取悦读者,比如正在读这段话的你,但现在明白,我得先实现自洽让自己满意才行。于是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笨拙,认清自己写字慢又呆的事实,接受灵感和下笔之间的巨大落差,最后希望随着新年到来,这个人能进步多一点,变得轻盈一点。

不知不觉还是说了这么多,我是真的啰嗦。


新的一年,祝您喜乐安康,万事胜意。


金刚心玻璃命:

提前说一句!新年...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评《无声告白》

我的一月充满收到应答的喜悦和幸福。


有位看文的朋友在评论中说:“大概就是,无论现实中他们会是什么结局,我都会记得你笔下的最后幸福的那个场景。”

我想,这个故事存在的意义大概就是这样了。动笔至今初衷未改,实在很知足。

可我又有一点不知足。

存了一点不甘心,期待他们的故事比穷尽我想象的还要美满。

然后用贪得无厌的私心,希望同样祝福过他们的你,也能在三次元世界收获美好爱情和生活,这个结局是你想要,并且来得刚刚好。


最后当然要说一声:谢谢泥,比心~!ヾ(◍°∇°◍)ノ゙


圈名木偶:

 @杨薄荷 

虽然在LOF肆虐很久了,但这...

|| Thanks to & 点梗歌单通道 ||


·  Thanks to

今天鬼白同框,糖甜翻了默默吃得一本满足,开年接连两篇长评已经很让人知足了,结果又能收到来自七菇凉的一个cut

呜呜呜今天怎么那么幸运啊我TUT。

再次由衷感谢这位灵魂剪辑手 @炒鸡想会写论文的七 。

因为鬼白收获了许许多多爱心推荐和评论,让我的2017成为了被发现的一年。接下来的一岁,这个人会努力少说话多写字多进步,想要和故事里外的他们一起,走得更久更远。


·  点梗

不...

鬼白短篇 | Just Fall



Just Fall


「You can just fall into me. 」


SIDE A

Fall into you


选哪个号合适?

一米八几的个子,按理说要选大一码对吧。

可他偏瘦啊。

小一号的?

万一穿成紧身衣了怎么办?

举棋不定。

真是的,干嘛不标最简单的L码之类的,那样就清楚选哪件了啊。

等等。

旁边这件他穿起来应该也好看。


“您是要送给男友吗?”

导购小姐笑眯眯。

下意识要点头。

稍稍愣怔一秒,闪烁间便留意到小姑娘八卦暗藏的目光。

“啊,没有没有。”

不好意思地笑笑,哽了哽喉咙。

“买给……弟弟穿。”

“...

12.31 与你相遇好幸运

2017落幕倒计时,纠结到底把年终总结写掉还是写俗气小甜饼的时候打开LOF,看到了这枚闪闪发亮的长评艾特。

立刻幸福地哭出声来TUT。


我很清楚往来交际中,与一人热络也许就意味着冷落了另一人,写文和读者的互动也是如此。小心克制避免留下亲疏有别的印象,但偶尔还是会因为没能很好地回应每个留言而遗憾。

尽管如此,至今收到的每一个爱心,评论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个用心而温暖的应答,还是想要努力回应,并让它们被更多人发现呐❤。


有时看到评论里的菇凉说想写点什么,担心写得不好所以就简短评论好了。理解并不强求,只是会有些可惜,因为,哪怕有一瞬间的冲动让你想要写点什么,哪怕不是写长评的契机,不要...

鬼白短篇 | 年年岁岁


年年岁岁


▷ 一份照时间算该明年二月才奉上的小甜饼


年前这段日子意外过得松散得很。往年若有电影路演,除夕当天都不见得着家,今年白敬亭落个清闲,吴映洁也没排什么活动,不是上班族,索性行程能推则推,两人优哉游哉闲在家里。这几天赶上幼儿园和小学放假,家里四口齐齐整整,有女主人坐镇,白敬亭默默当起了游手好闲的甩手掌柜。


腊月二十四,照北方的习俗过了小年该是扫尘的日子。新房搬来不到半年,除了小孩子的玩具房,家里尚未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塞满,空间阔绰,收拾起来应该不算什么难事。白敬亭脑子一热,决定遵从年俗,全家大扫除。


吃过午饭简单动员了一下三位队员,两个小壮...

鬼白短篇 | 露从今夜白



露从今夜白


▷ 闰年番外/密切相关/ 阅读前文 /全篇OOC/请勿上升


“他就要来了,我就在这里。”

——奥德丽·尼芬格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正文


我从小就同外公外婆亲近。

小时候爸妈工作都忙,打我记事起,不上日托班的时候常常把我寄管给他俩,有时是一天,有时是周末,有时是整月,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整个童年。

其实比起上日托班和幼儿园,我更情愿呆在外公外婆家。我很喜欢我外婆,她常能把我的玩具和其他任何不起眼的小玩意儿搞出新花样,甚至领着我做些恶作剧小把戏,跟她在一起,永远开开心心不受约束。很久之...

‖ 立场 ‖


2018.3.12 感想更新:

dw不一定觉得自己是dw,

但cpg一定得知道自己是cpg。

自勉。


2017.11.26 立场:

不怎么看饭圈,但偶尔也会换个角度看问题,去试着理解一些言论。

假设我很喜欢一个男生,他是明星艺人,离我很远,没关系,他高大帅气,有时羞涩单纯有时成熟迷人,他是我幻想男友的完美具象,恋爱中肯定很可爱的。他是心中白月光,注孤生气质,刚好,我觉得任何女的都配不上他,除非我接受。什么样的女生我接受?不知道,反正不是跟他炒CP那个。

他拍电视剧合作女艺人,我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连综艺炒作的CP他也要配合?这只是节目啊你...

1 / 6

© 杨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